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用户善后处理也都做了规定
发布时间:2018-05-14 09:58 来源:未知
  “严格”在《通告》中可窥一斑,申请经营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企业需要提交与基础电信企业签订的商业合同,对合同中应该包含的内容也一一列出,除了合作地域范围、码号资源、批发价格、网络安全、实名登记外,对防范和打击通讯信息诈骗、用户个人信息保护、用户善后处理也都做了规定。“以前虚商业务是集团统筹,上周刚刚落地到分公司,在选择合作伙伴上,风险防范要求、责任划分、市场退出触发条件等肯定都会有所要求。”一家基础运营商省分公司的内部人士向《IT时报》记者透露。
 
  鼓励发展物联网行业应用
 
  早在二三年前,试点中的虚拟运营商就开始布局物联网,而在《通告》中,工信部明确提出转售企业在确保落实行业卡实名登记和网络安全的前提下,发展物联网行业应用等新技术新应用。“这是对虚商首次正式提出发展物联网,表明政府主管部门允许和支持开展物联网业务转售,而基础运营商要为转售企业提供必要的资源、技术支持和网络支撑工作。”许立东说。
 
        基础运营商能给予虚商哪些支撑?上述基础运营商内部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比如,在卡的表现形式上,除了类似于SIM卡的物联网卡,还有防高温、高湿的工业级SIM卡,需要基础运营商支撑;没有实体卡,通过空中写号方式将物联网卡“烧”在机器里的虚拟SIM卡方式,也需要基础运营商在大网平台侧为虚拟运营商做支撑,“在物联网应用层面,我们也会提供技术支撑,比如提供网络数据信息等。”“暂时还没有外资企业找到我们,政策出来后需要一定的反应时间。有一个细分市场国外运营商可能会注意到,一部分中国人去海外希望继续使用中国的号码,但国外单卡机多双卡机少,不断换卡插拔很麻烦。用户希望这两个号码‘能合二为一’,比如面向用户是一个号码,但背后其实是两个号码。这样的服务依然需要取得虚商牌照。”一家基础运营商的内部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在国内,自身体系拥有海量用户,线上流量大的虚商会成为其合作的主力军,而外资企业很可能会关注企业服务而非个人服务。“个人用户比服务企业难做,针对C端的市场,既要管消费又要管投诉,业务体系也很复杂,可能你服务1万个个人用户产生的利润,只需服务一家企业就可以赚回来。”上述人士表示。
 
  “对外资开放移动转售业务属于我国WTO开放承诺之一,对现有试点企业而言,融资范围扩大了,引入外资股东后也可按照规定和流程申请。” 中国信通院规划所电信行业研究部主任许立东告诉《IT时报》记者,按照《外商投资电信企业管理规定》,外商投资电信企业可以经营基础电信业务、增值电信业务,具体业务分类依照电信条例的规定来执行。经营基础电信业务(无线寻呼业务除外)合资电信企业中的外方投资者在企业中的出资比例,最终不得超过49%。经营增值电信业务(包括基础电信业务中的无线寻呼业务)的合资电信企业中,外方投资者出资比例最终不得超过50%。
 
  基础运营商对合作伙伴将更加严格
 
  “分享通信肯定会申请正式商用经营许可,已经在和基础运营商洽谈签订正式商用合同的事情,这是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每家虚商的情况都不同,合同也有‘私人定制’的感觉。”分享通信董事长蒋志祥告诉《IT时报》记者,虽然分享在试点工作初期有些茫然与冲动,但现在已经回归理性。
 
  2017年,分享深陷债务危机,业务停摆,由于“批零倒挂”,每个用户当时要补贴300元,企业一直处在亏损状态。“试点期间允许犯错,大家都是在不断摸索发展路径,但这不会影响分享申请正式牌照。” 蒋志祥说。
 
  通告中给试点虚商列出了六种退出情形,从试点虚拟运营商责任角度而言,因责任落实不到位,导致重大通讯信息诈骗案件发生的,因责任落实不到位或经营服务出现严重问题,导致恶性群体事件发生的,可进入退出程序。电信管理机构应当向社会公示60日,同时妥善处理用户预付费返还、费用结算、争议解决等事宜。
 
  “工信部会依法依规审批牌照,试点期间没有违规违约行为的企业预计会很快拿到正式商用经营许可。试点期间在用户实名登记、垃圾短信与骚扰电话治理、防范和打击通讯信息诈骗等方面出现重大违规、责任落实不到位的企业,在2年试点延续期内如果能整改通过,也能拿到正式经营许可。” 许立东告诉《IT时报》记者,移动转售业务是新生事物,有些企业没有通信运营经验,出现问题在所难免,以前虚商与基础运营商签订的是试行期间的合同,接下来企业与基础运营商的正式转售合作会更加严格。